手机看中经欧亿微信中经网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广角更多新闻 > 正文
中经搜索

守护大山守护“家”——记河北保定市阜平县东风林场神仙山林区护林员段金龙

2019年12月03日 09:49   来源:欧亿   记者 陈发明 通讯员 张洁

  已经68岁的老段不想再离开神仙山了。

  穿着橘黄色的工作服,老段步履轻快地走在山中落叶铺成的小路上,像看着自己的亲人一样,用树皮般粗糙的大手拍拍一棵高大的落叶松树干:“我小学四年级跟着父辈们种这些树的时候,树苗还不到1米高。现在都碗口粗了,我也老了……”

  老段名叫段金龙,是河北省保定市阜平县东风林场神仙山林区的护林员。说这话时,他已经在神仙山坚守了近30年,事故发生率为零。“如果能活到90岁,那我就守到90岁。一天看不见这林子,就浑身不得劲儿。”段金龙说。

  神仙山的“守护神”

  1952年,老段出生在保定市阜平县神仙山脚下的三眼井村。6岁那年,东风国有林场建立,下辖10个林区,神仙山林区就是其中一个。生在大山里,长在大山里,老段也深爱着这片大山。1990年,热心护林的段金龙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就在这一年,神仙山片区的护林员因为在林区放养山羊,被林场解聘,老段成了林场聘用的专职护林员。

  “当时林场的会计告诉我,护林员每个月工资只有15元,还不能保证按时发放。”老段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下来,“那时候村里青壮年外出打工,好好干一个月能挣两三百元”。

  一个人守护3000多亩山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山里没有路,但老段每天巡山要走20公里以上,30年来,老段巡山穿坏的胶鞋已经有300多双。护林员没有节假日,只有在没米没盐或家里有事的时候才能下山,至少也要10天左右一次,上山时要背上够吃半个月的米、咸菜、土豆。“山顶没有水,得去半山腰的大冰渠背水,一桶水50斤,来回10里地。”老段说得轻松,对他来说,好像这点苦根本不算啥。

  确实如此,护林的艰苦只有老段自己知道。海拔1869米的神仙山,冬季大雪封山是常态。有一年10月份,突然下了一场大雪,老段被困在山上。等他巡完山回到小屋才发现,就剩下一小把挂面。“没法子,只能早晚喝点盐水,中午煮一点挂面垫垫。”那次之后,老段每回下山都会多带些吃的,防止挨饿。有时候雪大没法去背水,老段只能化雪做饭,煮出来的粥都是黑的。

  从小生在山里、长在山里,喝着山泉水长大,对老段而言,守护这片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大山就像守护“家”。30年坚持下来,老段也落下了职业病。“他从来不喝热水,就是过年吃饺子也不喝热汤,喝了他受不了。”老段的妻子胡小臭告诉记者,由于常年在山上喝凉水,老段的肠胃已经适应了。妻子心疼老段,他却嘿嘿一笑说:“冬天,带冰碴子的水喝下去感觉最好。”

  “笨人”自有“笨办法”

  一个人守着大山,老段也想有人来聊天解闷,但他也怕外面来人。

  森林防火是护林员最重要的工作。神仙山上有大大小小9座庙,其中位于主峰的奶奶庙有上千年历史,每年农历三月十五,神仙山周边的不少村民都会聚到奶奶庙赶庙会。人一多,既怕林子着火,又怕香客们无意中损坏了护林设备。

  “我是个笨人,香客实在不听劝告,我就一直站那儿盯着他,反正不让他们点火和吸烟。”老段的“笨办法”慢慢得到了香客的理解,很多人都跟他成了朋友,见了老段主动说:“放心吧,我们不会乱用火的。”

  老段巡山时随身会背个帆布包,里面装着纸和笔。只要遇到上山的人都要一一记录,回去后再统一登记到本子上。翻看老段最近的登记册,每一页都清楚记录着日期、时间、人名、身份证号以及电话。

  每年8个多月的防火期,除了巡山护林,老段还要负责瞭望工作,保护这片300多平方公里的绿色屏障,给市、县林业部门随时报告火情,“不巡山的时候,差不多隔半小时就要瞭望一次,看看是否有哪里冒烟,连大年初一也不例外”。

  除了防范人为起火,老段最担心的就是遇上打雷天。2018年5月的一天,老段正在巡逻,忽然赶上雷雨,他赶紧往值班室跑。推门一看,屋内的电表箱被雷击中,外层的铁罩被炸飞到对面的土炕上,正落在枕头的位置。

  吃苦还要忍孤独

  一个人常年待在山里,有时候也会遇上危险。由于海拔高,老段居住的神仙山顶瞭望台是有名的雷区。2008年的夏天,老段背水时天气骤变,眼看着雷雨来了。老段想起山顶上无线电中转台的电源还没有切断,他不顾一切地跑回去。拉下电闸的瞬间,被闪电击倒失去了知觉。第二天,一名游客发现了老段,把他连摇带推地叫醒了。身体发麻的老段踉跄着下山回家,平时一个多小时的路他“爬”了4个多小时。蜷到炕上后,叮嘱妻子的第一句话是替他上山值班。妻子劝他找村医看看,老段却说:“打针输液开销大,‘公家’也没钱。我身体好,扛得住。”接下来的两天,老段都吃不下饭,每天只能喝点稀粥。看不到林子老段像丢了魂,第三天他就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山上。

  神仙山主峰海拔1869米,主峰峰顶上一间10多平方米的石头小屋,就是老段上山住的地方。“远处的白石山、王快水库、西大洋水库,站在山顶上都能看到。”在老段眼里,站在山顶上远眺处处是美景,但不看美景的时候,他在忍受着难以想象的孤独。

  为了消遣,林场曾在山上给老段配了一台旧电视。“山上没信号,手机、电视、收音机都没什么信号。”老段找到了苦中作乐的法子:即便收不到信号,他也拿电视机当宝贝,没事就打开,听着“滋啦滋啦”的响声,一听能听大半宿。“有点声音,就觉得不孤独了。”老段说。

  干得年头儿长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成了伴儿。老段说:“觉得闷了我就去不同的山头转一转,去瞭望台望一望,再回来就不寂寞了。”(欧亿 记者 陈发明 通讯员 张洁)

(责任编辑:单晓冰)

关于欧亿社关于欧亿网站网站大事记网站诚聘版权声明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纠错邮箱
欧亿报业集团法律顾问:大嘉律师事务所    欧亿网站法律顾问:北京市京悦律师事务所
欧亿网站 版权所有 京ICP证140554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4120)
京公网安备110576000527